李梦 | 演完《隐秘的角落》后,她终于也“出圈”了_角色
李梦 | 演完《隐秘的旮旯》后,她总算也“出圈”了 一部《隐秘的旮旯》让李梦被更多人看到。 这个92年的女生 在剧中扮演一个痛失女儿的母亲,人物的无助与软弱、苦楚与不甘、张狂与愤恨被她刻画得极生动。而王瑶这个后妈让人恨得牙痒痒,喜提热搜好几回,对此,李梦自己的点评是:“演戏十年,总算演了一个有人爱有人恨的角 色。” 01 “出道很早,知名很晚” 算起来李梦一部接一部地接戏拍戏已有十年之久,总算靠着自告奋勇,得到了王瑶这个“爆款”人物,和剧中扮演她老公的艺人张颂文相同,收成了从业以来最多的重视和评论。 但在此之前,李梦合作过的导演不乏贾樟柯、姜文、王全安、陆川、丁晟这样的重量级人物,几乎没有演过豆瓣低分的烂片。 在成为一个好艺人这条路上,李梦面前好像平铺着顺利无阻的阳关大道。 – 大一入学还不到一个月,李梦就被王全安选中,得到了《白鹿原》中白灵这个人物。 “那天是2010年10月11日,我的十八岁生日,我榜首次拍电影。内蒙古深秋气温很低,那天额尔古纳河里的水严寒刺骨,我身上贴了大大小小二十多个暖宝宝,仍然觉得自己很生硬,不是由于冷,是由于太激动了。” 但白灵终究没能出现在荧幕上,她在《白鹿原》中的戏份被尽数删掉了, 冲击必定是有的,究竟这本该是一个耀眼无比的高起点。她一度万念俱灰,在八个月里胖了30斤,乃至从扮演系转到了文学系,由于觉得戏都被删了,没脸在扮演系待下去了。见不到同学,没人对她指指点点,也不会有人不断诘问,她才是安全的。 紧接着,命运又向她抛来了橄榄枝,贾樟柯带着《天注定》找到她。为了靠近“莲蓉”这个三陪女人物,李梦自动去夜总会“见世面”, 仔细调查揣摩人物心思,跟坐台小姐聊得如火如荼,和她们说的话比跟朝夕相处的同学在一同时多得多。 “我是在戛纳红毯上结业的,那年我19岁。有车从酒店接剧组咱们动身去红毯——参与戛纳的人全都要从这儿动身。每一辆车接一个艺人。开车接我的是戛纳当地的一个居民,活动期间来这儿做义工。车上,他忽然问我是不是明星,我说不是,然后他说不要紧,来了戛纳,你便是明星了。”(cr:李梦微博) 贾樟柯带着《天注定》上了戛纳,但这部电影终究无法在国内上映。 李梦的演艺生计就像惊险刺激的过山车,被高高拿起,又被重重放下,浮沉间她好像接受了实际: “我出道以来一向很崎岖,常常大起大落,总感觉眼看着一个馅饼要掉下来了,然后它就砸到他人头上去了。” “我现已习惯了,也感谢这样的人生,会让我有了跟其他人不相同的阅历,我吃过苦。” 02 李梦:“我自己便是文艺啊” 李梦这些年为数不多能被观众记住的人物,大多出自文艺片,她并不恶感自己被贴上文艺片专业户这样的标签,却是会雍容大方地供认自己爱看小众电影爱听老歌。她微博上发的一些漫笔,都带着淡淡的文艺叙事的痕迹。 – “我自己便是文艺啊,看小众的电影,听陈旧的音乐,为什么惧怕供认,你不用管这个词在他人的界说里有没有改变,这便是我的底色,但日子和电影会把它调成什么颜色,我还不知道。” (cr:“榜首导演”专访) 文艺片中的李梦,在剧照里面总是弥漫着一种归于南边的湿热气氛。无论是《隐秘的旮旯》《少年巴比伦》,仍是《天注定》,李梦都能把南边女人那种刚烈与温顺的杂糅,演绎得鲜活动听。 或许是从小生长在深圳的原因,李梦身上带着的那点氤氲,让她的目光中总有种飘忽不定的心情。 她挑选的女人人物历来都不是能够被一眼望究竟的,郁闷是她的底色。 《少年巴比伦》里的“厂花”白蓝,心高气傲,虽然在小城市但却不甘心一辈子窝在工厂;《天注定》中的莲蓉是坐台小姐的作业,但也是个独身母亲,并且以为自己和他人没什么不相同。 她想要打破人生中的瓶颈,所以趁着没签公司也没接任何作业的空档,只身跑到台湾,呆了大半年,拍了张作骥执导的《那个我最亲爱的陌生人》。李梦在片中扮演一个刚刚刑满出狱的年青妈妈,需要和自己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爸爸修正联系,再去从头面临社会。 “台北的雨下得好大,我坐在草木水缸里喝着红豆汤,听到屋檐上噼里啪啦的雨点声。头顶的电扇吹过湿润的空气,音箱里放着陈明章的《念念风尘》,喇叭被老鼠咬坏了,发出来的声响滋滋啦啦。我想起小些时分,那些我走过和没走过的路。年月无声,日子又旧又夸姣。” ——(李梦在微博上记录着对台北的城市形象) 在台北日子的李梦 与李康生刚完结拍照的先导电影短片《雪云》,故事发生在海南。看剧照就感触到海风吹来的空气,混杂着咸与湿的气味,用李梦自己的话说这次又是刻画了一个 “一个湿漉漉的女人“形象。 03 “钝感激烈的留白佳人” 从外形上来说,李梦其实说不上是标志型的佳人,但或许正是由于她的这种非标志性的美才更让人觉得异乎寻常。她的五官肯定不是那种故意雕刻过的精美,钝感才是她的特色。 她彻底打破了咱们形象中佳人的规范,比起咱们偏心的尖和利,李梦的长相更偏圆润。脸部骨骼偏粗,但却不会过火骨感。全体脸型方偏宽,鼻头圆润有肉感,嘴唇扎实,没有显着唇峰。 不是讨喜的细巧五官,并且也没有大五官的精美, 李梦有一种原始野生的美感,不含苞待放,也不会过火炽艳。这种长相中的故事性,正是圆钝感赋予的。 在东方审美下,佳人总是宛转内敛的,收起自己的希望清凉而有间隔。李梦恰恰相反,她让人看到的是一种 「粗粝的生命力」。 李梦刚出道就被很多人说像周韵,眉眼和骨相的确有几分类似,但比起周韵东方法的古典高雅,李梦更像是现代摩登都市下行走的女郎,奔驰在钢筋水泥中却仍然柔软如初。 厚唇,是李梦的又一标志,让她的钝感多了一丝性感的滋味。 芭莎之前刚好约请到了三位厚唇代表的女明星拍照了一组《新佳人图》,辛芷蕾是强势,杨采钰是高雅,而李梦的厚唇在其间又显示出一种少女才有的纯洁感。 这种天然的幼态是眼睛的劳绩,眼角和眼型都偏圆,黑眼珠比严重,目光洁净明澈像涉世未深的少女,纯洁的意味平衡了厚唇的性感。 原始的野生美混合天然的少女式的单纯,组合成了李梦身上的对立。她不是一张纯白的纸张,但也不会是颜色浓重的油画。画布里的美丽不归于她,她是那画中的留白,给人以无限幻想的空间,从不被约束。 不着一字,而形神俱备。 但是对外界夸奖着的“佳人”,李梦却不甚在乎: “往常略微低沉一点,不用那么美。我历来没有想过怎样在很多的风华绝代中把自己杰出出来,历来没有这样的要求。我这人就不是那种争奇斗艳的性情,我又不是佳人,我没有爱好做这件工作。” 美却不自知,大约便是如此了吧。 李梦 in Dior 04 “不要怕,把希望写在脸上” 李梦从不惧怕展露自己的希望,她曾说 “30岁之前,我想拿影后”,从不等候是她的人生原则。 《隐秘的旮旯》里王瑶这个人物便是李梦自己争取来的,只由于之前在 飞机上看了《坏小孩》这本书,觉得假如有一天要拍她必定去演,三年后看到组讯,她就直接曩昔面试了。 《那个我最亲爱的陌生人》更是李梦蹲来的,为了演好这个人物,李梦花了半年时刻在台北感触日子。 菜市场卖菜,摆路边摊,和搭档一同煮饭,晚上喝点酒聊聊天,再一个人漫步回家。 这段在台湾的拍照让李梦沉积下来了,她不否定起先拍文艺片的意图性 ,由于都知道文艺片很简单拿奖,戏也很“捧”艺人。但是她其时也知道,假如这么有意图性地拍,最终必定不会如愿。 供认希望,供认意图性,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事。但李梦却毫不掩饰自己想火的希望,只要火了,才干有时机触摸更好的导演和剧本,才干演自己想演的人物,而不用总是像个提线木偶相同,辗转在各地剧组之间,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。 李梦说自己最大的成便是做了艺人,她用尽全力去做的这个梦,哪怕只要短短一分钟,也要让观众记住,记住她这样用力地存在过,活过,爱过。 有人问普鲁斯特最赏识的女人是什么姿态,他回答说: “有天资但过着很往常的日子。”这也是李梦幻想中日子原本的姿态。 李梦,既浓郁又浓艳。人如其名,很爱做梦,也很敢做梦。 撰稿:Gin & Namiko. | 图片:网络 一盏风趣的灯,能够解救无聊的家 你最想具有什么发色?—— “红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