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华才子辞掉高薪工作,回家当保安,20年不去同学聚会,原因感人_张晓勇
清华文人辞掉高薪作业,回家当保安,20年不去同学聚会,原因感人 宋代词人苏轼终身孤高自许,即使被贬黄州时也能写下“拣尽寒枝不愿栖,孤寂沙洲冷”这样的诗句。事实上,并不是一切人都能有苏轼这般的情怀和勇气,忠于良心,忠于抱负固然是功德,但日子里除了抱负,还有更多让人无法的实际。 清华结业生张晓勇的故事便是后者的实际描写。每个人小时候都有一个清北梦,有些人长大了可以圆梦,更多的人长大了才知道有个词叫“遥不行及”。假如只听到清华大学四个字,你可能会想到“优秀人才”,会想到“前途无量”,可是很难将清华的学生和保安、工人这样的作业联络在一起,偏偏张晓勇将他们串联了起来。 1991年张晓勇以538分(满分600)的高考成果被清华大学选取,县城里出了个清华的大学生,一时间成为一个人人尽知的音讯。对他自己而言,这个成果既快乐,也绝望。由于这是个令人为难的分数,刚刚到达清华的选取线,这意味着没有挑选专业的时机,最终他就读了仅有可以报名的生物科学与技能专业。 4年后,张晓勇从清华结业,和一切风华正茂的少年相同,他决心要干出一番大作业。所以,他抛弃国家分配的作业,应聘了一家中外日化企业,他本来意向的岗位是做产品技能研制,这样他就可以用上自己的专业知识。却不想,入职之后才发现自己被分配在了客服部,薪资虽不错,可是自己的才干得不到发挥。 抱负与实际的巨大间隔让张晓勇一时难以承受,但他安慰自己这仅仅一个过渡,等自己作业一段时间后就可以争夺调职的时机。就这样,他在这个岗位上待了四五年,却一直也没有等来自己想要的时机。本来,这家企业的中心研制部门底子不在我国,想要调职难度不是一星半点。 作业进入瓶颈的张晓勇还得知了一个凶讯,年岁已高的父亲患上了尿毒症。《孔子家语·致思》里说,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为了照料垂暮的父亲,张晓勇一再考虑仍是辞去了作业回到湖南长沙老家。 本认为他清华结业生的身份回到家园找一份面子的作业并不难,可实际却再次向他泼了一盆冷水。由于本科期间所学的专业比较冷门,长沙其时的日化职业开展的也并不景气,张晓勇找作业时连连受阻。家里还有父亲看病需求大把花钱,无法之下他屈身于一家房产中介。 但这个职业并不非常安稳,有时忙起来整天都要在外奔走底子顾不上父亲,为此,张晓勇再一次挑选了辞去职务。真实找不到适宜作业的他,2008年在马王堆陶瓷商场当了保安,这一干就干到了现在。 这期间,张晓勇有过一次升职,但也仅仅从保安变成保安部主任,没有太大的实质性改动。他仍是会每天穿戴一身保安制服在作业区域内巡视,驾轻就熟地处理遇到的各种突发事端,漠然的姿态如同他生来便是干这一行的料。 间隔结业现已曩昔20多年,张晓勇早已成立了自己的家庭,也有了心爱的孩子。褪去了年少时的傲气和浮躁,张晓勇逐渐觉得自己可以安然面临现在的人生,可常常有同学聚会时,他仍是会推脱不去,由于羞愧于向神采飞扬的同学们提起自己平凡的境况。在这种明显的比照中,他心中不免仍是有些苦涩。 或许每个人的日子中都会有许多的不如意,面临困难不轻言抛弃是理所应当,但假如成果现已无法改动,咱们也要学会与自己宽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